?
A+ A-

探尋經(jīng)濟活力“濰”面孔 | 郭銀哲:“針”功夫縫出好日子 

來(lái)源:濰坊新聞網(wǎng)  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9 16:02:05

  濰坊日報社濰坊融媒訊 在奎文區北海路街道圣疃巷,43歲的郭銀哲經(jīng)營(yíng)著(zhù)一家不足40平方米的“純手工家紡”店。這樣純手工加工被套做棉被的老店,現今已經(jīng)為數不多。19年來(lái),郭銀哲堅守匠心,用一針一線(xiàn)縫制出一床床棉被,暖身又暖心。

郭銀哲在整理新到的布料。

  耳濡目染傳承傳統老手藝

  6月29日,記者走進(jìn)郭銀哲的“純手工家紡”店,映入眼簾的是墻上掛著(zhù)的各種花色的布料,對面是郭銀哲加工用的縫紉機,地上堆滿(mǎn)了白花花的棉絮,旁邊幾床嶄新的棉被套著(zhù)透明袋子,整齊地擺放在桌上。店內,郭銀哲正在為顧客縫制一床新的棉花被。

各色布料掛滿(mǎn)了墻面。

  從學(xué)徒成為頗有名氣的棉被手藝人,郭銀哲用了近20年的時(shí)間。“我父親就是彈棉匠,從小看著(zhù)他彈棉花做棉被,時(shí)間久了也就會(huì )了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,他2005年開(kāi)始從事棉被加工,2016年將新店開(kāi)在人流密集的圣疃巷。“在我看來(lái),老一輩的手藝需要有人傳承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。

  父親對郭銀哲要求很?chē)栏?,棉被稍有差池就要重新做。做手藝活,受傷更是家常便飯。郭銀哲指著(zhù)手上的傷痕回憶:“這個(gè)印子是當年學(xué)徒時(shí)留下的?,F在也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,這門(mén)技藝要學(xué)得精,才能干得精。”

  “加工棉被套是一項耗時(shí)費力、枯燥乏味的工作,同練武一樣,講究身穩、腰穩、手穩。”郭銀哲介紹,加工一床被套,需敲彈幾千下,利用彈弦的震動(dòng)使棉花纖維打開(kāi),再將整床被套作為整體進(jìn)行敲彈。而后,用無(wú)數根紗線(xiàn)固定背面,經(jīng)過(guò)打磨和縫制,需要2個(gè)多小時(shí)才能完成。

  郭銀哲秉持匠心,堅守著(zhù)加工被套做棉被這門(mén)傳統技藝。“棉花被有個(gè)缺點(diǎn),就是不能洗,蓋久了,棉花被壓實(shí),會(huì )發(fā)黃變硬結塊,蓋在身上厚重且不舒服。這時(shí),就要將棉被重新加工一遍,整舊如新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,“被”與“輩”同音,新婚夫妻一起蓋的被子叫作“合歡被”,寓意一輩子幸福美滿(mǎn)。所以,“男娶女嫁”,都要做幾床新被。

郭銀哲在為新被封邊。

  技藝精湛 讓每一床棉被都有溫度

  加工被套做棉被是手藝活,只有手藝好、誠信經(jīng)營(yíng),才能在市場(chǎng)上立足。

  “現在市場(chǎng)上有各式各樣的被子,但傳統棉被沒(méi)有退出人們的生活。經(jīng)常有一些顧客拿著(zhù)舊被來(lái)翻新,覺(jué)得厚實(shí)的老棉被蓋起來(lái)更加舒服暖和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,現在是夏季,店內做夏涼被的比較多,而春、秋、冬三季則是做棉花被的旺季。

  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發(fā)展,加工被套做棉被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為半手工半機械化,但在郭銀哲看來(lái),手工縫制的棉花被,一針一線(xiàn)中飽含著(zhù)更多的溫情。

  傳承老手藝,最美是匠心。“被套加工得好不好,關(guān)鍵要看彈出的棉花內膽是否均勻、四邊是否平直。而棉花被要想蓋著(zhù)舒服,中間區域一定要厚一些,兩邊要薄一些,這個(gè)坡度是否平緩是被套加工得好壞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,這看起來(lái)很簡(jiǎn)單,但是每一道工序都關(guān)系到棉花被是否緊實(shí)、暖和。正是因為這份嚴謹,每天到他店里來(lái)翻新棉花被、打棉花被的新老顧客特別多。

一針一線(xiàn)縫出暖心被。

  求精求真 用心服務(wù)顧客

  量尺、剪裁、縫紉、加工被套……郭銀哲從早忙到晚,日復一日,一年能做2000多床棉被。

  “布料要選好的,棉花分量要足,來(lái)的很多都是回頭客,咱可不能騙人。”郭銀哲說(shuō),為了跟上時(shí)代發(fā)展和人們審美的變化,他還走出去參加各類(lèi)展會(huì ),布料的材質(zhì)、花色都精心挑選。

郭銀哲向顧客介紹布料。

  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才能不被淘汰。如今,郭銀哲的店里不僅承接婚慶用品和喜被,日常的床上用品、窗簾等也一應俱全。為了給顧客帶去更便捷的服務(wù),他還推出上門(mén)服務(wù)的新業(yè)務(wù),只要撥打電話(huà),他就會(huì )上門(mén)測量尺寸,給顧客提供最大的便利和周到的服務(wù)。

  一床棉花被,一顆匠人心。“我希望不斷提升自己的技藝,用精湛的技術(shù)縫制出最好的棉花被,也希望有更多人了解我們這門(mén)老手藝。”在郭銀哲的世界里,早已拋棄喧囂,慢慢打磨技藝,在一針一線(xiàn)里堅守“擇一事,終一生”的匠心。

  濰坊日報社全媒體記者: 劉曉杰/文圖

責任編輯:平小娜